庇护者_就要触手贴贴!
八一中文网 > 就要触手贴贴! > 庇护者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庇护者

 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。

  但实际上桌上的菜都没怎么动,那一瓶酒倒是喝完了,不过大部分都是岳子煦喝的,叶云帆就只把最开始对方倒给他的那一小杯喝完了。

  结束的时候,叶云帆看了一眼窗外,太阳已经快落山了。

  冬日的夕阳不太好看,暮气沉沉的,没有夏日的艳烈,也不会染红大片的天空,只有西边那一抹略显刺眼的淡金色。

  叶云帆忽然觉得太阳好似生了病,这个世界也好似病了。

  他在看窗外的时候,岳子煦就在看他——

  刚才吃饭的时候叶云帆已经取下了帽子,露出淡粉色的短发。

  这个世界的人类拥有五彩斑斓的发色眸色,那大多都是异变者,或者是人种混合产生的,岳子煦并不觉得奇怪。

  只是他没想到叶云帆的发瞳色也会发生改变。

  现代社会世界里的叶云帆是黑发黑瞳,身上有着一种很古典温润的气质,让人一眼就觉得这个人的家教肯定极好。

  他完全不像是偏远大山里出身的孩子,倒像是哪个世家里养出来的,脾气好性格好,头脑聪明,执行力也很强,总之岳子煦觉得这个世界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放在叶云帆身上。

  男人染粉色的头发,世俗的眼光第一就会觉得离经叛道,或者娘气,若是脸长得好看一些,也会让人想到那些韩国男团爱豆。

  总之,这个发色总会给人一种不可靠,飘忽,脆弱的感觉。

  但叶云帆不会。

  那种被贴上童话,梦幻,少女心标签的颜色落在他身上,竟有种奇妙的契合,只觉得美好又温暖。

  他沐浴在冷冬的斜阳中,像是这个灰暗世界里唯一鲜艳明亮的颜色。

  ——让人想到希望的颜色。

  可这份希望不是岳子煦的。

  他忽地垂下眸,暗沉沉的眸子里像是有一潭深不见底的漩涡。

  而同一瞬间,太阳落了山。

  最后一丝余晖泯灭消散,世界沉沉坠入寒凉黑暗的冬夜中。

  “小煦,竞赛的事我自己会看着办的。你也保护好自己。”

  他起身,想要告别离开。

  可岳子煦忽然抓住他的手腕,语气急切焦灼:

  “叶云帆,这只是个游戏,你明明最懂游戏,不按规则来的后果这里的人,他们跟你有什么相关?他们只是一些.一些,说不定都只是一些数据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,我们刚才讨论过这个问题了。”

  叶云帆慢慢挣脱他的手。

  叶云帆理解这个世界的残酷,也深谙玩家的迫不得已。只是他不愿意对同胞刀刃相向,也无法看着身边的人这样痛苦如牲畜般地活着。

  但这些说出来,有点像是说教,又或许会被称作是烂好心的圣父,所以他就不解释了,也不试图非要让岳子煦顺着自己的路去走。

  叶云帆从不试图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别人身上,即便是关系再好的人也不会。

  但他认定了的事情,谁也无法改变。

  在一些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上,叶云帆有自己的坚持。

  主神说要自相残杀,选出最后的人,然后呢,那些人依旧得受制于所谓的任务和设定。

  叶云帆不喜欢受人摆布。

  他厌恶满手鲜血,厌恶草菅人命,厌恶这世间一切不平事,可这场所谓的游戏却集齐了他所有的雷点。

  那他就偏不。

  叶云帆要顺着自己的心走,他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。

  如若不然,他就会很痛苦。

  就像网上那句话说的那样,人类大部分的痛苦,都来自于自己的三观。

  有的人只要吃饱穿暖就很快乐,但有的人物质富足却依旧会为别人的痛苦而痛苦。

  再多解释的话叶云帆就不说了,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和岳子煦也不是一条路。

  不同路的人,硬生生拴在一起也是痛苦的。

  所以还是分开走比较好。

  叶云帆拍拍岳子煦的肩膀,并没有刻意疏离,还是像以前一样对他温和地笑了笑,说:

  “合作的事情我刚才已经说清楚了,你考虑一下。现在已经有点晚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.”

  岳子煦没法挽留他。

  他喜欢叶云帆这样的性格,若非如此少年时期困顿的他不会被叶云帆所温暖,也不会被对方一手拉出贫困的泥潭。

  可偏偏这时候,岳子煦又痛恨叶云帆这样的性格。

  这里又不是现代法制社会,善良和好心只会被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。

  “我送你吧。”

  岳子煦拿着车钥匙跟着他下楼,

  “你住哪?”

  “啊,不用。”

  叶云帆随口拒绝,

  “很近的,我走过去就行。”

  “.?”

  很近?

  岳子煦微微一愣,抬头就看见了门外站着的那道熟悉人影。

  对方背负长刀,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,笔挺颀长的身姿也像是一把刀。

  “十五,你来了?”

  叶云帆刚才在楼上就看见他了,所以才很快下了楼。

  第一次恋爱的小叶哥哥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特别明媚的气息,哪怕是在昏暗寒冷的冬夜里也很明显,让十五总觉得他身上好像有一种甜甜的味道。

  “嗯,接你。”

  少年走过来,很自然又很刻意地牵住了叶云帆的手。自然是动作,刻意是在岳子煦面前。

  牵手的同时,他还淡淡瞥了岳子煦一眼。这个动作落到后者眼里简直就是挑衅。

  或者说的确是挑衅。

  叶云帆背对着岳子煦,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十五身上,自然错过了两人在暗地中的眼神交锋。

  十五把他的手拉过来,揣到自己外套宽大的衣兜里。

  “你手好凉,冷吗?”

  “还好,不冷。”

  毕竟叶云帆本身的体温就偏低。

  但作为异变者的十五很暖和,他明明就穿了一件略厚的加棉外套,可整个人在寒风中暖得就像个小火炉似的。

  他们短暂交流了两句,也没什么暧.昧的话,但偏偏那种氛围让人半点也插不进去。

  可就是这种淡淡的感觉才可怕。

  那种在外人面前你侬我侬黏糊糊的恋爱表面看很甜,但就像是燃烧的稻草,烧的火很旺,但也很容易就结束了。

  这种自然又契合的状态才会稳固而长久。

  岳子煦意识到了这种可怕,也意识到了叶云帆的认真。

  毕竟这个人是那种做什么事都很认真的性格,尤其是对待感情。

  幼年时期谁家给了叶云帆一个饼,谁又给了他一件旧外套,叶云帆都记得清清楚楚,这么多年,他次次回去都会送东西,价值多百倍的东西。

  岳子煦太了解叶云帆了,就是因为越是了解,他就越是嫉妒那个能被叶云帆喜欢的人。

 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世界的人?

  甚至或许都不算是人,没准儿只是一团数据。

  岳子煦听说过熔北基地,也了解过他们内部的家族掌控模式,绝大部分的异变者都不过是司家养的家奴。

  为什么叶云帆偏偏喜欢这样的人?

  曾经岳子煦觉得叶云帆会喜欢那种受过高等教育,温柔漂亮又有着丰富内涵的女性。

  但现实却截然相反。

  岳子煦想不通,无论如何也想不通。

  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输给一个.一个土著。

  但此刻心中万般的酸涩和恼恨都被他压住了,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少年时期的自卑怯懦让岳子煦一直小心翼翼,到现在他已经习惯了不将想法和心情表现在脸上。

  “小煦,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  叶云帆不是那种喜欢在别人面前大秀特秀的人,他的性格很内敛,所以只是简单跟十五说了两句话,就回头对岳子煦招招手,

  “天冷,你回去吧。”

  “.好。”

  岳子煦扯着嘴角,也露出一个笑,就像亲近的朋友那样,也对叶云帆招了招手,表示再见。

  只是他没有立刻转身回去,而是看着那两人手牵着手慢慢走远,然后折转,进入了熔北使团所居住的地方。

  ——这一下将岳子煦之前的猜测击得粉碎。

  他们的确已经同居了。

  或许还做过了最亲密的事情。

  岳子煦的脸色忽然有点发白。

  他在冷风中站了许久,直到身体都冻得有点发僵,才慢慢转身回去。

  “科林特。”

  “部长?”

  一个白人长相的男人飞速过来,他的嘴唇尤其薄,穿着一身厚厚的棉服外套,似乎很怕冷。

  “罗振昌发布了假消息,他手里根本没有核武资料。”

  “什么?但是之前基地的研究员鉴定过罗振昌送来的东西,确实是核武相关啊。”

  岳子煦瞥了他一眼,

  “只是相关。”

  “.”

  科林特愕然,他的中文有些别扭,口音很重,

  “可我们运来的物资已经在半路上了。”

  核武的重要意义每一个玩家再清楚不过了,就算是这个世界的人也通过考古的资料文献中知道这个超级武器。

  所以两个大基地才如此急火火地想要得到,当然也不是现在立刻就要用,重点是怕对方先抢到。

  尤其是熔北的重工业发达,西北方恰好又是戈壁,一旦他们拿到,得天独厚的制造条件也许用不了几年就会造出来。

  所以中央基地得知后,才如此火急火燎地赶来。物资运输速度不快还在路上,但来访的使团已经提前到了。

  可现在却说罗振昌放了个烟雾弹???

  这不是把两位老大哥都耍了嘛?!

  他胆子这么大?!

  “不过也不是完全耍了我们,因为核武资料的确在这里。只是不在他手上。”

  岳子煦摩挲了一下指腹,

  “去把剩下几个人叫来,原本的计划推翻,我们要换一个合作者了。”

  ——这就是叶云帆开出的条件。

  另一边,叶云帆跟着十五回到了居住的地方。

  进来之后,他发现这里的人看他和十五的眼神都很奇怪,带着某种戏谑,又带着一些复杂。

  不过十五向来不是在乎别人看法的人,他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,径直带着叶云帆回去。

  嗒。

  十五关了门。

  昨晚坏掉的门已经修好了。

  被少年捂着走了一路,叶云帆冰凉的手已经暖得发热了。

  “之前没来得及问,你昨晚是不是违抗了司铭的命令?”

  “.我不是他的直属部下。”

  十五没有正面回答。

  但是言外之意就是违抗了。

  今天上午十五跟司铭大吵一架,说是大吵也不准确,应该是司铭单方面的训斥。

  十五的限制器要么得熔北内部最高级的控制室直接下令,要么得有专门对应的控制板才能进行惩戒。

  这里离熔北太远,而针对十五的专门控制板已经在当时对付C级王种的时候损坏。

  所以在这里司铭拿他没办法。

  除了口头骂几句,那个人说的最多的话就是——

  【你给我等着,等回了熔北,你就%#¥.】

  可惜,十五暂时不回去。

  他没再跟叶云帆多说这个问题,而是问:

  “谈得怎么样?”

  “还不错。”

  叶云帆坐在床边,紧接着大概跟十五复述了一下和起义军那边的计划,以及刚才跟岳子煦的合作事宜。

  “他虽然还没明确答应,不过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”

  “.这么信任他?”

  十五拉住了叶云帆的手,也是昨晚岳子煦写地址的那一只。当然上面的字迹已经洗掉了,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用指腹去摩挲男人的掌心。

  这个感觉有点痒,好像挠在心尖儿上。

  叶云帆下意识捏住他的手,

  “嗯,我们来自同一个故乡。或者说那应该是另一个世界。”

  他不再打算瞒着十五,既然他们要一起走下去,那么这些事情最好要提前告知。

  “十五,我之前跟你描述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会出现在你们的世界里。”

  叶云帆跟他讲数据面板,讲游戏设定,讲玩家和技能,以及那场迫在眉睫的选拔赛。

  “.”

  十五越听脸上的神色越是愕然,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叶云帆会突然成为异能者,还可以用夏盛的能力。

  只是之前叶云帆一直没解释,所以这种机密的事情他也就一直没问。

  “所有的异能者都是玩家?”

  十五立刻联想到了宋文。叶云帆点点头,

  “也许,但目前为止我们遇见的异能者都是玩家。”

  他想到什么,忽然问,

  “以前有异能者吗?”

  “历史记载有,但极少。”

  十五点点头。

  “是这两年开始才有大量的人觉醒一些特殊能力。”

  但他在意的地方并不是异能者和玩家是不是能画上完全的等号,而是叶云帆。

  “所以玩家彼此之间杀死对方就可以掠夺技能,最后进入一个排行榜?成为第一的人就能回去?”

  叶云帆隐去了倒计时的事情,他怕十五为了这个倒计时,为了他而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  “成为第一也不能回去,只是得到命令其他玩家的权限,因为还有下一个阶段的任务。”

  叶云帆摇摇头,他记得第二个未开启的阶段。

  “——主神降临。”

  他一开始就清楚这个游戏设计者的逻辑,先用相互残杀的养蛊方式筛选出一百个能力极强的玩家,然后形成一个精锐组织。

  第二个阶段才是重点任务。

  主神降临要怎样才能迎接主神降临?

  主神降临这个世界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?

 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,但叶云帆唯一能肯定的是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因为所有的玩家都是被绑架来的,被迫参与这一场血淋淋的厮杀。

  “对于我而言,真正的敌人不是明面上的排行榜竞争者,而是迫使我们不得不自相残杀去上榜的那个东西。”

  叶云帆进入游戏的第一天就清楚地知道这一点。

  十五紧紧盯着他,问:

  “如果.如果不上榜会怎样?”

  “——会被剥夺所有的能力。”

  然后被抹杀。

  叶云帆隐去了后面半句,他摸了摸十五的头,用这种方式传递安抚,

  “我们都来自一个非常和平的世界,绝大多数人都是不会战斗的,打架都不太行,也包括我。遇见危险都是报警,找警察叔叔。”

  “警察叔叔?”

  这对于十五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词。

  “噢,就是专门维持治安和保护群众的人,也算是士兵,嗯,我的世界里,人类不是以基地划分,而是以国家划分的。我的国家很强大,拥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军人,但他们都会保护民众,保护我们,是所有人的庇护者。”

  叶云帆耐心跟他解释,

  “所以如果在这个世界没有了超自然的能力,来自那个世界的我们就很难活下去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如果你没上榜,我保护你。”

  十五拉下他的手,微微偏头,把脸轻贴在他的掌心里,

  “叶云帆,我会成为你的庇护者。”

  顿了顿,少年又补充了一句,

  “我以后都养着你。”

  “.”

  叶云帆忽地愣住。

 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跟叶云帆说要养他。

  第一个是最初收养他的老村长爷爷。

  第二个是村支书。

  他们都是那种很淳朴的人,也是村子里唯二的党员,从小就教叶云帆说一定要认真念书,一定要考大学,长大了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  老人都是这么教孩子的。

  而叶云帆的三观也是在那个时候建立了雏形。

  不过他们都太年迈了,没有把叶云帆养大就接连去世。

  而第三个说要养他的人,就是现在的十五。

  叶云帆怔怔看着他,忽然笑了一下,

  “好啊,我的庇护者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

  来啦来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81wen.cc。八一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81wen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